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

在路上.只拿心情看风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越活心池越澄澈越活眼神越宁静

 
 
 

日志

 
 

(时评争鸣我的声音:)正本清源  

2015-10-15 20:31:34|  分类: 滴穿岁月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水姐姐(贺杨)      

             昨天在朋友的空间里看到一篇署名清哲木的文章《屠呦呦的半个客厅与黄晓明的2亿婚礼》,读后不以为然,加了这样的点评发到了我的朋友圈:如果党国让我衣食无忧承包我的生老病死,我连半个客厅也不要;花自己挣的钱20个亿又与外人何干;骂人的人是什么好鸟!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作者把两件完全不同性质的事情进行比较是在自寻烦恼地瞎说(注:瞎说源自寓言《盲人摸象》),用“半个”和“2亿”这样悬殊的数字强化主题有哗众取宠之嫌,不是在鸣不平而是在制造新的心理失衡。
            我觉得作者作这样的比较角度不当,是没弄清形而上学的天人合一和形而下学的器利之辩二者的内涵所致。首先,心怀高低贵贱,不把平等地尊重每个生命个体作为思想基础是很不道德的立场,也是不被现实所接受的关键所在。其次,量化的数字不科学,不具备可信性。半个客厅的来由是以屠呦呦的奖金为总数除以北京现在的房价估算出来的,且不说房价千奇百怪没个定数半个客厅是在胡诌,我想问,你怎么不说这个衣食无忧生老病死都由政府买单的人仅这一笔额外的收入就可在偏远山区盖一个村的房子呢?另一方面,黄晓明的2个亿的由头,我在网上百度了一下,是那些成天眼睛盯着别人怎么过日子的好事之徒,把人家黄晓明恋爱期间给女朋友过生日呀平日里逛街呀各种场合送的礼物呀什么的按自己的想象猜测叠加起来,说黄晓明为娶baby花费了近2亿。作者听风就是雨地妄加猜议,本是信谣传谣的无聊之举,还作出义愤填膺的架势哗众取宠混淆视听。你可怜屠呦呦的奖金微薄,比黄晓明的家资是少很多,但跟没有安全带的农民相比她的收付还幸运N倍呢,如果都这样自寻烦恼地比,十亿人都没法活了怄死了算了。这样自欺欺人的比较很愚蠢(因为根本不具备可比性),是自寻烦恼。其实,整个现实世界的世态只是行走在趋于越来越公平的大方向上,于每个细节的点上是无处存公平的,即使是有些事情有可比性的面,也只是“相对地过得去”而已的所谓公平。这里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即:位置即生命的祭坛,每个人的作为(在此位置上呈现的生命能量状态)取决于被这个位置的使命催眠的程度。所以说,我们只能以位置上的作为为基点,对所有在本位上做出全力付出的人以掌声,不光是屠呦呦和黄晓明。
            对某些社会现象作为旁观者,只看某人的位置与担当来论功过是非。屠呦呦作为科技工作者,在我国属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是被与行政单位的员工一起列入“公务员”行列的。大家都知道,公务员单位意味着工作环境安逸收入稳定,这相当于“熊掌”(不然怎么那么多人削尖脑袋往里挤呢),而社会江湖则凶险难测鱼大水深,这鱼和熊掌好比是岗位的正面和反面,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时,我们就要为自己的选择和担当负责,自己得到了这又妒忌别人得到了那,只能说明你本性贪婪。现在的形势好就好在择业自由,你不用羡慕别人,有本事你投身江湖去挑战竞争得啦,不要找这样那样的理由为自己的无能开脱,近20年来,数以万计的下岗职工不都以倾巢之卵被推下水在水深火热之中扑腾嘛,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呀,物竞天择的大环境和生存法则,足以释放所有人的怨恨。
            我这样说并不是说屠呦呦不该获得赞美和崇敬,而是我们没找准该崇敬的点。我最早读到的一篇关于她的文章为《三无科学家屠呦呦的是与非》,说的是屠呦呦1非两院院士,2非博士,3无留学经历,70岁才获得博士生导师资格。我当时推荐给朋友圈时的推荐词是:“漩涡里的歌!”还加了一支玫瑰花作表情。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她最难能可贵处在于:在这片被物欲横流围困得极度扭曲的时空里,她能一直静心而专注于自己岗位的使命,而不是像成千上万披着科技外衣工作人员以项目为幌子拿薪酬不作为,要么就是到处张罗头衔职位上窜下跳地捞名捞利地作为。倘若中国科技界欣欣向荣,每个博士院士教授专家都是实至名归,具有世界影响的成果层出不穷,各种获奖捷报频传,何至于一个屠呦呦让整个中国科技界巨浪翻滚,全国人民像范进中举一样欣喜若狂。
               至于黄晓明,只是他在《新上海滩》上的付出让我觉得该点赞,至于其它什么颜值高呀有多少家资呀都花在什么地方了等等这些跟我们半毛钱关系没得。我肯定他的婚庆行为,不是因为我是他的粉丝什么的,只是觉得每个人都有按自己意愿处理自己事情的权利。规模和热闹程度,那是他的心意,人家的私事。哪个家里办喜事不想热闹大气呢,这是中国老百姓的共有心态。至于是量力而为还是举债撑面子与外人何干呢?又不要你为他买单。个人财产怎么来的怎么花出去,那都是人家个人的事情,你觉得有质疑地地方可以向管理部门检举呀。至于文中夸说“办一场婚礼几乎瘫痪上海的两座机场”,我想说的是:黄晓明又没霸占着两座机场作婚礼现场,干嘛这样嫁祸于人?追捧者的狂热是人家黄晓明授意的吗?对婚庆带来的拥堵和热闹,我只能表达出跟抗战70年庆一样的无奈和成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遇大事时庆贺的心态和文化基础都是一样的,都是司母戊大方鼎的传承,我们身边谁家红白喜事的吵闹给大家带来不便,大家都会欣然接受,说白了,中国人好这一口有这风俗,不接受反而觉得自己不够厚道。更何况现实中有的活动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跸道的规格也有过之而不及。如果不是有些人骨子眼里的奴性未除,怎么会出现对70年庆恭维有加,对公民办喜事却横加指责呢?若论意义,中国现在还有那么多贫困人口在温饱线下挣扎,那是政府的主责呀,个人只是旁责呀。
                 当然这并不是说70年庆不该搞,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既然搞了,它肯定有它应该搞的深层次的意义,党国这几年摘除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毒瘤,军体和人民受伤的情感都像个大病过后的病人一样需要滋补、修复和提振,C型环上又虎视眈眈,即便是寻常人家,冲喜也是常有的事。这是活动决策者要操心的事,不是我的事,我的事是认识并响应,高兴就鼓掌,累了就睡觉,9月3日有我的掌声不多,没我的掌声不少。正如大卫在《给李煜》中所说“我不敢坐你的位子,正如你不敢过我的日子,你要考虑国家和国家上空的月亮,而我要在大时代里抒写个人的小忧伤。”
              我的同学对此有她的看法,她说:当社会虚荣成为风尚,娱乐成为主流,浮华成为氛围的时候,我们的民族竞争力靠什么屹立于世界之林?
                我想说这有点“拉不出来屎怨茅坑”的味道。脊梁就是脊梁,鸡毛就是鸡毛,再好的宣传鸡毛也作不了脊梁,再坏的影响脊梁也不会变成鸡毛,这是我从著名艺术家李斛先生的生平得出的真理,也是古今中外,那些对世界文明和进步做出突出贡献的人们的一个共同缩写。
               常言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不能说写文章骂人的是流氓文人,借名人说事搭顺风车捞点击引关注是兴风作浪唯恐天下不乱。
               我说骂人的人不是什么好鸟,并不是说他有多坏,只是觉得作者这么爱憎分明地称黄晓明为“戏子”有些不妥,民间流传着“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之说,有国文基础的人都知道,这是带有贬损之意的人格攻击,除对演员职业的不尊重外,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是个由妒忌生仇恨的病态心理反应。对于各种不同职业付出与回报的悬殊之过,不能归罪于当事人本人,我们每个人都是环境的缔造者。每个人,貌似你所厌恶唾弃的东西,其实你是在漩涡里推波助澜,这是你看不见的真相。比方说演员的知名度和获利的便捷,仅仅只是源于盲流的追捧吗?君不见这些年各个城市各级政府挖空心思地想出各种由头巧立名目地举办这个节那个庆的,拿着纳税人的钱大把大把地扔,竞相向明星大腕借力,以致哄抬成今日之局面,谁之过难道还不一目了然吗?尤其是在中国,一切在执政者强力掌控之中的背景之下。
             正本清源以正视听,是每个时代赋予文人的历史使命。当今社会,是中西方价值观念相交融的新时期,我们只有不断更新提升我们的认知水平和思维模式,才能不出现病态思维,避免自己的发声成为社会环境新的污染源。时代的发展是不以人的意识为转移的,谁也阻挡不了历史前进的步伐,在时代洪流中不呛水不溺亡,时间是最公正无私的教练和裁判。

                                                                                                            贺杨2015年10月15日下午完稿于襄阳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