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

在路上.只拿心情看风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越活心池越澄澈越活眼神越宁静

 
 
 

日志

 
 

解脱之路(4)  

2013-02-16 09:47:09|  分类: 小说集《一滴水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药吃饭睡觉,每天这样的生活单调地重复着,一个星期下来苏莲已经被折磨得没有脾气反抗了。她努力寻找事情打发这难捱的白日漫长时光。上午十一点,值班的医生护士便拧着分配好姓名药量的药箱来到活动室的台前,六七人齐刷刷地列成一排,当班护士举着日志本会大吼一声:“都找位子坐好啦,不准出声,开始吃药啦!”然后开始点名,点到谁谁就走到台前接过药和水,仰脖吞下去,然后张开嘴翘起舌让医生看一下再回到座位上去。由于发完药就该开饭了,所以意识清醒点的病人都会抢靠近饭窗前两排的座位坐,这样就可以发药一结束直奔饭窗排在前面领饭。苏莲每次都可以抢到这样的位子,还凭着超人的记忆力在这一个多星期里记住了这层楼所有病友的名字,她以此确信自己没病被当成了病人对待。

          她知道了那个经常夜里偷衣物的女孩叫王兰,住在护士站迎面的8病室。王兰起初住在15病室,因为每晚深夜都会窜到其它病室翻拿衣物,甚至把别人的盖被拖走,猴子扳包谷似的拿了下一件丢下上一件。每天一早醒来,总有人会发现自己的或衣服或毛巾或袜子不见了,跟值班的护士反映,护士就让失东西的人到别的房间找去,基本上都能在其它房间找到。每天都有病人到护士站抱怨,护士也没办法,回数多了,只得把王兰调到靠护士站最近的8病室,值班护士坐在护士站的围台后面就可以看到8病室的出口,这样夜里王兰再出来时值班护士就可以就近看见并制止她。但有时夜里值班护士打盹儿或没在注视监视器,王兰仍有得逞的时候。只要有人发现自己的衣物被动过,就知道王兰夜里又跑出来过。

          几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会经常扒了她的衣服鞋子穿在自己身上,所以大家会经常看到王兰只穿一件内裤坐在凳子上或在活动室里乱窜,偶尔还会站在桌子上,指手画脚地喊着“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玉笋般雪白圆润的四肢看上去格外修长。只要有人命令她,叫干么干么。调皮的蔡晶晶总逗她跳摇摆舞,让她搓揉两乳,她会说“我又不是余家湖的鸡子”,用眼扫着所有注视她目光。阳城的人都知道余家湖为207国道与阳城相切的交汇处,有许多长途司机经过那里时会在那里停下来食宿,店家生意很是火爆,路边站满了招揽客人的青春女子,阳城人的潜意识里余家湖等同于阳城的红灯区。

           王兰的每次的赤裸闹剧都要等到给活动室看场的秦护士上午8点来上班时才给平复,帮她穿好衣服。苏莲也丢过5、6次衣物,还经常发现柜子被翻的乱七八糟,很是气恼。每晚睡时她都要把门反锁了,但查房的护士会把门打开敞着,灯也开得通亮,苏莲提了几次建议,护士理都不理,苏莲恼怒极了,护士态度更不好了,吼道:别人都能睡着就你事多,睡不着明天让大夫给你加大药量,看你睡不睡得着。

            一天中午,王兰的父母来探视,苏莲见了跑过去告状,王爸爸说,王兰19岁时出去打工,被人家扒光了衣服接客,王兰不从,老板就把她包里的所有衣服都藏了起来,她受到刺激疯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意识里只剩到处找衣服了。前年被警察解救回来送到这里治的好些了,今年开春又犯病了,现在属于二进宫。苏莲听后有些同情,心想满头花发的一对老夫妻临近四十才有了这么一个独生女,如今成这样了真叫人心痛。她再见到王兰时心中弥漫着怜悯之情,不再恼恨她的言行了。

             苏莲还记住了与自己同一病房的另3个人叫付安荣、齐翎和刘慧娟,还知道了每天最后念的5个人是组织上转来的 流浪人员,她们都说不出自己的家庭住址,也不知道自己叫啥,每次发药都被喊作538、541之类的编号,编号是怎么来的,只有医护人员清楚,她们会在能说出家址的那天或有家庭消息的那天离开,不管病好没好。

           付安荣来自郊区农村,村里的地被政府强征去卖给了开发商建工业园,政府卖给开发商6万元一亩,给农户每亩补偿5000元,付安荣家能得到20多万的补偿,但就此要断送掉子孙后代的饭碗。她的三层住宅楼也在拆迁之列,得到的补偿还不够盖现在的一层。村民们都不同意在协议书上签字,但去年冬天的一个夜里,她和家人被一群人从睡梦中拖出村去,天亮回家时家已变成了一片废墟。他们到市政府面前静坐了十几天没人理会只有政府门前保安陪着,于是一群人跑到省城上访,信访办的领导要他们以大局为重,不要妨碍城市发展进程。于是他们就北上想去中南海反映情况,谁知刚下火车走出站台就被驻京办的人拦了装进车里,拉了回来送进了安定医院。她刚进来的时候   ,一直拒绝吃药,每次都是几个护士按着她的上肢,医生拧着她的鼻子往进灌,只到她觉得反抗是没用的那天才不得不接过药自己服。

           齐翎很少说话,苏莲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她的意识比付安荣还清醒。她是买东西时说话霸气与店家发生了冲突,大打出手时头脑发热把人给捅死了,她被她在公安局任政委的舅舅以“神经失常”为由住了进来,接受着各方调查,等待外面的风波平息。苏莲从一拨儿又一拨儿的不同来访者 的言谈中知道了这些。

            刘慧娟是下岗职工,她工作的国有企业被改制为私有企业了,她被以每年400元算断了工龄下岗了,厂子被开发成了住宅小区,她除了会挡车没用别的特长,又没有多的积蓄,只得花了300多元 买了一辆三轮车倒点蔬菜水果什么的走街串巷地叫卖,勉强维持生活。她的丈夫是钢厂的炉前工,在她儿子5岁时得肺癌死了,她一直没用机会再找,一个人拉扯着孩子艰难度日。去年的一天,儿子放学回来,她看到孩子半边脸肿着,鼻子里还有鼻血,问孩子是怎么回事,孩子说是数学老师打的,问为什么打,孩子说,老师办了个课外辅导班,好多内容都不在课堂上讲在辅导班里讲,他没参加老师的课外辅导班就有好多作业不会做,老师认为是这些差生拖累了班里的排名 ,今天卷子发下来老师一进教室就开始发火,把我拉出来又骂又打。刘慧娟记得孩子曾说过要参加课外辅导班的,一个学期收费3千多,她觉得手头有点紧就没让孩子参加,谁知却给孩子造成了这么严重的 后果,刘慧娟心里有些心酸,但觉得老师打人肯定是不对的,就带着孩子去学校责问了老师,谁知第二天她被告知她儿子爬窗户从窗户摔下摔死了,刘慧娟不相信这样的解释,要追究学校和数学老师的责任,可学校只是赔了8万块钱就了事了。刘慧娟不服到处上访,居委会就把她送进来了,只要居委会的人不说让她出院,她就会一直呆在这里,费用都是居委会从维稳经费中开支。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