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

在路上.只拿心情看风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越活心池越澄澈越活眼神越宁静

 
 
 

日志

 
 

解脱之路(3)  

2012-07-11 10:26:02|  分类: 小说集《一滴水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莲第二天就被收入进了强制治疗的集体大病室。强制治疗的集体大病室在综合住院部的3楼,40个床位收住了69人,清一色的女病人。来这里的病人都被与探访者隔离,随身带的生活用品也被专职护士集中保管,定时领用。手脚指角剪光,穿的鞋子不能有鞋带。苏莲见此管理竭力反抗,医护人员把他她的手脚捆绑在治疗床上任她拼命地喊叫也不理睬,她大呼兰大夫,20多分钟过去了无人应答,她越是挣扎手脚上捆绑的绷带系得越紧。几番无可奈何后她开始骂兰大夫骂和柳彩云都是骗子,喊她的爸爸救她,直到她嘴里吐沫喊干了,没有了一丝力气时,她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莲醒了,发现自己安静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手脚上无任何绊羁,之前的一切恍如隔世。护士长见她醒来了走近了亲切地劝慰了几句,苏莲痴痴地听着,并不应腔,竭尽所能地搜索回忆曾发生的过去。

         吃饭吃药睡觉,病人每天只干这3件事。早晨7点开始吃早餐,因为先一天晚上6、7点就睡觉,很多人半夜就醒来了,所以早饭前她们已经在那十几米长的内走廊上来回走了好几个小时了。8点钟大夫在餐厅里集体查房(就是询问一下病人的身体感受),每个病人都不会放过这个提要求的唯一机会,她们几乎每天都要向问诊的医生申请求家人接她们出院去。11点发第一遍药,吃完药就排队吃午饭,由于卫生和餐饮都包给了社会上的团体,中午12点钟不到她们就都被赶到了病床上午睡。下午2点她们又被喊入那件餐厅兼活动室的屋子,量体温和数脉搏,4点发第二遍药,然后是晚餐,一日三餐都是稀饭馒头或米饭素菜扣十几元伙食费,有的病人家属会送些熟食改善一下她们的生活。6点活动室的门就锁上了,无法入睡的人会像游魂一样在十米不足的走廊里来回转圈,因为她们实在无事可作,尽管有药物的作用她们较容易入睡,但每天十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也实在太长了。

          苏莲的爸爸给她送的是腊鱼和香肠,她只能盖在饭底下吃,不然就被其它病友冷不防地抢去了。有的发病严重的除了乱蹦瞎跳胡唱还会冷不防地给你一巴掌,苏莲从烦这些到无奈到无语经历一个多星期,无聊的时候她就站在活动室的窗前极目瞭望,马路原野远处仙境般的高层建筑,日复一日,马路上跑过的各种车辆、原野树上的鸟巢树下低矮的民房都成了她羡慕的对象。每天病人换下的床单,值班护士会点几名预备出院的病人给抱到另一栋楼上的洗衣房去把干净床单抱回来,被点名的病人会无比喜悦,没点上的病人会无比眼羡。苏莲觉得这样住院比蹲监狱还不如,连放风的时间也没有,死也没法死,她想把这些感受写下来,柳女士给她送的笔和本,医生只允许她站在护士站外就着护栏写,写完后交给护士保管,十天下来苏莲连死的念头也想尽了。她觉得现在最恨的人就是柳彩云和苏牧师,要是能出得院去,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二人干掉。这个念头她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后只能揣在怀里,因为只有他俩的决定她才能出得了院,她得先把他俩哄好了,获得自由再说。

           但想出去谈何容易!第一个月怕见了家人病人的情绪波动影响治疗,病人一般是不和探视的亲友见面的,探视的人送来的东西都有护士转达和保管,预备出院的病友告诉她,只要住进来,最少也得3个月方可考虑出院。苏莲就这样在无望的折磨下日复一日地捱着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