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

在路上.只拿心情看风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越活心池越澄澈越活眼神越宁静

 
 
 

日志

 
 

网易村de孩子们  

2011-01-13 23:48:00|  分类: 滴穿岁月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中心   层出不穷的“热点专题”,象饭桌旁家长们嘴里唠的关于国家大事的家常/坊间突发的传闻,虽然存在于孩子们生活的大背景中,但因没有亲历现场体验而很难久存于心,如同从很远的地方刮来的阵阵耳旁风。特别新奇的,个别孩子会复述给投缘的小朋友,不痛不痒地议论一番共同惊叹一声或一起害怕一下,然后就过了,抛得没影儿。因为在孩子们的世界里,心中挂念的永远只有玩 是第一位的。

            贪玩的杨子最喜欢出家满村地流窜,不愿安静地呆在家又生性怯弱地不合群,所以总会看到她哥哥时空领她出来给她壮胆,或是看见她拽着她哥哥的衣角去找小锤子玩。在杨子的心中,哥哥和爸爸妈妈差不多高像个大人一样,又比爸爸妈妈宽厚仁慈像个太爷爷一样,是她的保护神。只要想到有哥哥罩着,她就会平静自然地行走,挥洒自如地倾心尽兴地玩。杨子想出去玩又不敢独自出门时,哥哥时空总是说“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这不是因为她哥哥真有多强悍,而是哥哥想帮杨子克服胆怯心理,使她明白“其实没人会整天想着故意欺负谁”。

             杨子最喜欢的去处是到池塘边的柳树下看简造画。简总是那么安静地呆在树荫下描绘她心中的世界,有时用草,有时用泥,有时用树枝,信手拈来,就地取材。无论是树上掉下一片落叶,还是过路人随意扔下的纸片,她都能弄成一幅幅画来,她日复一日地摆拾,不知厌倦地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过路人意在赶路,要么视而不见,要么脚也不停地斜瞟一眼,偶尔有一些喜欢给自己的帽子插图添彩的人,会在她的画完成的那一刻被好奇心唆使驻足多看两眼,自言自语似的冒一句肤浅的誉词,简有时会视为隔山之音置之不理,有时会高兴地附和一声“谢谢!”

             杨子独自去看简码字的时候少,大多的时候她总要邀上小锤子一起去。她和锤是两个见不得离不得的小冤家,找不到锤时她会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怏怏的一点精神没有,可到一起后两个人又不是打就是闹,最后还十有八九总是气嘟嘟地甚至哭着鼻子不欢而散。待哥哥说几句暖心的话安抚一下,疼还没消呢心里已是烟消云散了,再次出门时她还会习惯性的先去约锤一起耍,她喜欢他们边逛边看时锤给她做的讲解。虽然他讲的都是他脑子里的独门看法未必是事物的本意,但杨子觉得他说的中听。也有锤来约杨子的时候,那一般是他先于杨子发现了什么好去处,杨子会欣喜地拉着他要他带她一睹为快。

              头顶上,流云适时地飞东飞西,对他们说:地球的背面才有真正的好景致。他们被流云、木子和大个成捆的美丽图片吸引住,杨子看的口水流的老长,锤悄悄地提了杨子的裙边去接了,嘻嘻地涂在她的脸上。待杨子回过神来直追着小锤子疯打,追着跑着他俩无意中发现了弃物场上的达茵。达茵最大的能耐是用弃物场上的那些小器件摆家家,边摆嘴里边自言自语地嘀咕个不停,每个物件从她嘴里冒出来都是另一番用途,以此编着一个个耐人寻味的故事,自己乐在其中。杨子和锤在一旁瞅着议论着不时地笑得前俯后仰,意见不一致时两个人会找不着北地争论着,互不相让地各奔东西。

              村北头,爻爻在放风筝,洋味十足的厚裙、西式绒帽盖着长发,活像风中的女神。江南哥哥带着一帮小兄弟跟在她后面狂奔,汗和鼻涕是这群孩子通红的脸上最耀眼的点缀。

              南端的伤心小妹一点都不伤心,整天和一群有表演天赋的男娃女娃排练功夫片,打斗得汗流浃背如火如荼,刀枪棒样样精致,风雨雷电以假乱真。玩的那个尽兴呀——腿都挪不动了也不觉得累觉得饿,直到眼睛实在支不开了才肯消停。

               观战的锤心里总是痒痒的,无奈杨子老拽着他不让上场。不上场一点也不比在场上少投入,偶尔忘我地下意识躲闪避让不及,会踩痛或压倒身后的杨子,脱口冒句“对不起啊!”  这样的时候杨子会忍着疼痛回一句“没关系!"     甚至还会开心地露出笑脸。

                杨子最难过的地方是经过村中的那颗枣树。她每次经过那里,总会看到那个圆滚滚的二丫,穿着大红  花布衫背对着她,身旁摆个高脚杯,手里抱着那只同样圆滚滚的取名安妮的呆猫,哈着腰贴着那个狐媚鼠眼的秋香诡黠地窃笑或私语。几个阴阳怪气的小老头与她促膝而坐,半听半猜地变幻着面部表情。

                过了他们走几米,左边还有一间通道似的黑屋。杨子走到这里心里最忐忑,总是目不斜视地高度恐惧着。偶尔好奇心占了上风偷眼一望,会看见那个和她同音不同字的另一个叫“阳子”的男孩,站在黑屋的某个角落,瞪着溜圆的眼盯着她,那阴森狡黠的眼神会使她惊悸得叫出声来。这时跟在后面的锤不是跑过去安抚她,而是拐到那黑屋里去,逗那男孩笑,翻摸他的黑衣服,甚至扯他的裤子同他戏耍。

                杨子 气嘟嘟地 回到家一言不发,心里想着锤的坏又不愿把坏字加给他。所以当哥哥问“怎么啦?”她答非所问地撅着嘴嘟嚷“我要喝水!”   连有时小锤子野性犯了,故意用脏东西抹她第一次上身的新衣服,她也不曾从心里真恨过他,她哭是因为她的衣服被弄脏后回家要遭“父”“母”的谴责,当哥哥说家长面前由他摆平时,杨子心里立马就阳光灿烂起来。锤有牛肉干时会哄小他很多的乐乐或清秀躲到屋顶上分享,杨子见了也不气,她对吃不感兴趣。

            杨子和锤闹别扭的日子,会独自绕到村后面溜达。看黑领和豆豆他们做功课,豆豆的作业中规中矩,字迹端庄,书本整洁;黑领写作业边做边扮怪相,坐着的椅子像陀螺,总有精彩的小插曲发生。杨子不会在他们身边停留太久,怕损坏了他俩的好孩子形象。

             杨子看见远处族长的女儿一边竭尽所能地像个小妈妈似的哄着怀里的小弟弟,一边声情并茂地念着版本各异的童话书和千字文,就走过去,摸了摸小孩的头,逗他说:多多好乖呀!然后落寞地继续绕着村子转。

              在那条通往村子的唯一大道路口处,杨子看到了下班回来的校长Onllyone,她礼貌地问候了老师一声,老长辈也和蔼地回着她的招呼。在杨子看来,老师之所以值得亲近和尊敬,是因为他的心一头能伸达孩子们的世界另一头又通晓成人们的天地。他们这些孩子会无可奈何地被时间驱赶着一天天长大,告别这里的快乐到学堂去,跟在前辈的后面,学那些作大人必备的安身立命的功课,然后上路,开始现实中各自牢役般的人生苦旅。

 

          网易村de孩子们 - 一滴水 - 一滴水       

附:

http://zhumamapiaoliang.blog.163.com/

达茵http://wfumei.blog.163.com/

流云何适之http://liuyun-0101.blog.163.com/

木子http://xu.mm1997.blog.163.com/

L个http://mmpjh.blog.163.com/

爻爻http://liyun21cn.blog.163.com/

一片伤心画不成http://luoluo1015.blog.163.com/

都市黑领http://dushiheiling.blog.163.com/

豆豆http://linnie2000.blog.163.com/

http://baobeiduo2009.blog.163.com/ 

 Onllyone   http://blog.163.com/onllyone@126/

生锈锤http://okbbbbok.blog.163.com/

时空http://wshikongu.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6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