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

在路上.只拿心情看风景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越活心池越澄澈越活眼神越宁静

 
 
 

日志

 
 

一地落花  

2009-06-07 09:30:05|  分类: 滴穿岁月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五月走来

五月的阳光是和煦的,有着醇厚的温暖,不象之前的阳光那么柔弱,乍暖还寒,也不像之后的阳光那么暴烈让人难当。这样的阳光,让你感受五月的风和情时,会很从容、很淡定,连惆怅也仿佛镀了一层金色,品味起来少了落寞的酸楚。所有的剥落都在意料之中,你仿佛站在高处俯瞰岁月的全貌,心中只留意其凋零之美。

今年的五月是在细雨中开始的,好像还要在大雨中结束。

就朋友之意“五一”又把先生的友人及家属们邀到了一起,储了一冰箱的腊鱼腊肉以及新鲜的果、肉、山珍总算有了好的归宿,大家吃呀玩呀热闹了一整天。按说应该很高兴的,但客走人散了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样的交往并没增进友谊,反倒让我感觉到很悲凉的东西。发誓以后无论是在酒店还是在家里都不要再请这样的客,做这样无谓的牺牲。先生问我为什么不高兴,我说:“战友也好、同学也好、同事也好、邻居也好,他们只是有一段时间和我们共同度过而已,不一定是我们的朋友,是走过的岁月吹送的几粒风尘,也许该和岁月一起抖落。岁月已经过滤出来了,能成为朋友的实在太少,我心中有数,我以后只想为真正的朋友付出,来净化我们的交际圈。过去的我们太在意别人的感受和某些称谓,委屈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忽略了自己的感受,那是误区。”

世界之大,只有我们仨、未来或许有四或五,构成我们岁月的主宰,我们周围入眼的应该是我们的朋友——那些为我们付出真诚的人,我们应该感恩那些真诚帮助我们的人、相识的或未曾谋面的。他们付出了真心真情为我们解结,真诚应该是我们辨认朋友的唯一尺度。那些不怀真诚的人,即使曾是我们的同学、战友、同事、邻居、也应该存在于我们的视野之外,他们的名利地位只属于他们自己,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别人生活的点缀或佐料。

不再为浮华而活内容是全面的,由里到外。所以不再热衷于品牌服饰,也不再为可口的自助早餐开车跑十几里,不再买上千元的发卡每天去享受免费的梳头造型,回归自然,清新而健康地活。小清河治理得很有成效,河水清澈,水面宽广,河岸公园也在建设过程中,这是市区3条河流中距我住处最近的一条。每天五点多起床跑步到河边,面对青草河水红日做50分钟左右的高质量瑜伽,再慢步回来,买点农民刚推进城的新鲜蔬菜,真的很惬意。

所以《襄樊晚报》在母亲节招募爱心妈妈时,我参加了,我想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关怀。但我失望了,我原以为报名的可能都是象我这样的年龄和境况的人(即:孩子没在身边有富余的时间和精力、经济不太拮据),还在盘算着买些草莓芒果沙琪玛果冻是否合适,还在想是否再买一套掏耳勺指甲剪带上,可是一到集合点我就泄气了。参加者居然只是一些很年轻的姑娘,有的看上去还像是中学生,大家都在为怎样获得有限的10名“爱心妈妈”证书殚思竭虑。报纸的电台的私募的闪光灯把她们标榜的益智游戏拍个不停,只感觉孤儿像是配角儿或道具,象征性的一个生日蛋糕听说是一家西饼屋赞助的,也像是专门为媒体准备的素材。之后我才搞明白她们基本上是各种性质的幼儿园老师,为拓展生源而作的活动,因为我听有人在小声说:“争取不到证书,我们等于白来了。”沽名钓誉无孔不入,这些幼师的敬业精神真的让我很感慨。她们用孤儿们的不幸和可怜来装点自己的开路大旗,怎么感觉跟那些幕后操纵残弱群体沿街乞讨的人像是同类呢?记得我小的时候,母亲曾感慨说:“节好过,日不好过。”是呀,活动几个小时就结束了,而孩子们需要的关怀应该是无数日日夜夜的无微不至的熏染,贯穿整个成长过程。获得证书的“爱心妈妈”欣喜若狂,没有谁用心地读这些孩子们的眼神和内心。于是回来的路上我的悲哀继谭卓和邓玉娇之后再一次放大,直到整日无语。我们生存的这个社会,环境实在是太恶化了,我们的子孙未来怎么活呀!上个世纪这个年代,国难当头,民不聊生,但学堂还是干净和纯洁的地方,所以国人仍活在希望中。

你千万不要说,你郁闷了就去牌场上散心,你只要看看牌桌上那一双双贪婪的红眼,你就可以预料到想在这样的场合里获得愉悦,简直是眼睛瞎得看不见。

所以,我说教堂是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净心的地方。只有在教堂里你才可以松懈下来、不用警惕你的钱包被偷,会有人主动给你让座,主动给你分享你没有的东西,捐多少钱物都不会被记名,一分钱不捐也没有谁责怪你,所有的劳动和付出都是自愿的,做给自己的心看,因为上帝在你心中,在你眼睛看不到和看得到的任何一个地方,你在这样的环境中感受无私和被净化以达到自律和完美。当然教堂里也有误读《圣经》的人,但绝不会是坏人,他们认为基督教的唯一性是指排它性,他们不能把其它宗教、学说、理论体系与他们捧读的《圣经》理解成点和面的关系(它们其实都是溶于上帝之心的)。他们只注重形式上的崇拜,所以会有弟兄姊妹反对我佩戴我喜欢的吊坠,把它拽下来扔在地上,因为那坠儿的背面隐有一尊如来像。我佩戴它不是我信佛,而是那个深紫色的水滴坠儿吊在浅色的上装上呼应下身紫色的裙子和鞋实在是太合适了,我实在不愿因它背后的头像而割舍它,所以至今仍然坚持戴着。这大概是教会里的人带给我唯一不愉快的事了,也是我带给他们唯一不愉快的事。但一想到他们大年三十夜里载着满车的火腿肠快餐面包子水果寻找大街小巷的乞丐们,我就感动。一想到清明节去烈士塔,上千人野餐完地上不留一片纸屑或馍馍渣,我就鼓舞。一想到我第一次祷告时眼泪鼻涕一塌糊涂,有限的餐巾纸包不住清涕落在地上,一个姊妹居然跪在地上默默地为我清理,我就惭愧。福音堂,情感的港湾,朝圣的心永远不变,因为上帝让我不孤独,《圣经》里有不同于老师家长过去教导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劳动观、爱情观和财富观,而这些观点更贴近快乐和真理本身。

心不孤独,视野就亮堂。用结婚前同样的心情幸福地洗着他换下的脏衣服,仿佛见到衣服就像见到人一样。四十多年的光阴终于成熟了一个思想:爱,需要包容和理解;家,不是个讲理的地方而是个只讲爱的地方。日出而作,日暮而息,劳作一天洗个热水澡,人在去角质的过程中慢慢老去。上个月李兰英的丈夫走了,这个月哀乐又在给另一个单元的张欣毅老人送行,地上奔跑的孩童和骑车匆匆赶班的年轻人多是新鲜陌生的面孔,我感受到了大自然在另一个领域里的代谢。是的,什么都不重要,有一个心心相印的人默契地相伴一生应是最完美的人生。

雨下了几天还不停,像是要在雨中送走五月。之前吼了一天的风,把地上轻浮的东西都卷走了,裸露出根本来,我以为也卷走了乌云,不会下雨了,因为我不喜欢下雨。结果隔了1天还是下了,而且还下得没完没了,所幸这次的雨打湿了龙舟,终于没有打湿五月的心情。

地上满是落花,那是树在某个季节里的衣裳和思想,落在年轮之外却在岁月之中。好想沏一壶春茶,同后来者笑谈这一地落花,亲情也罢、爱情也罢、友情也罢。 

完稿并发表于2009年5月29日、原文及16位朋友的点评被雅虎枪毙后更名于6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